游泳

半月天使第516章混血狼裔

2020-01-25 01:23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半月天使 第516章 混血狼裔

兽人族比千翎想象的要大。

几天下来跟着黎酒一家游遍了狐族,又蹭着那狐族长陪澜月一行人的观光而游览了一把,见识了各族的美食风情,也受到各族族长的盛情款待。

桀骜不驯直来直去的狼族长琅虚,活泼顽劣唯恐天下不乱的年轻猴族长候芊芊,心思深沉令人捉摸不透的猫族长墨青离,笨拙口吃却宽厚可爱的熊族长熊桀……

除这位孩童心性的熊族长放着来宾不管、只顾跟黎小果黎小若玩成一片外,另几位族长似乎都各有各的心思。但至少表面上,他们对澜月为首的恶魔族一行人分外尊敬礼待,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美食毫不吝啬全摆了出来,一连几天的大餐晃花千翎眼睛的同时也撑足了她的胃。

不管怎么说,生活总算风平浪静下来了。

黎菁黎夕三姐弟和小侄女黎小若,四人出乎意料在狐族安顿了下来,得到九尾狐黎酒的悉心照顾和狐族长胡玉的庇护,想来健康平稳地长大已非遥不可及之事。

千翎住在瀑布居所内黎酒专门给她收拾出来的岩洞小屋里,小屋宽敞透气,岩壁开着孔,透过壁外攀着的花树藤能望见一大片蔚蓝广阔的天空,以及飞泻的瀑布水流。

屋内也按黎酒的设计装扮成白色羽***,千翎感激于黎酒用心的同时,也发觉似乎在很多外族人眼里,天使就得跟羽毛挂上钩。

可实际上不是这样,就比如她在爱伦伊斯的小屋子,普通温馨的装扮,家具小床橱柜花台该有的都有,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她那些摆满的奇异小东西,黏人的大嘴食虫花,会唱歌的白色铃铛花,发光鹅卵石,七彩鲛人鳞片等等……

有时候千翎坐在瀑布小屋柔软的小床上,看着这满屋子雪白精致的羽毛灯饰、柜饰、墙饰,却会格外怀念自己那些辛辛苦苦收集来的、早已落了灰尘、或许收缴或许砸了稀巴烂的小东西们。

又或许正因为眼前日日可见的羽毛,她越发频繁地在梦里梦见小羽。

每每惊醒,夜深人静时独自咬着被单不敢哭出声响。她抱着枕头哭着笑又笑着哭,哭分别时小羽重伤垂死如今不知身在何处,又感恩神明垂怜,当年的传染病竟未曾夺去弟弟性命。

千翎越发心急火燎,好在黎桑的心愿完成,黎菁三姐弟和黎小若又都有了黎酒的照顾,她便盘算着再过些日子收拾收拾东西出发去寻小羽了。等找到小羽,她就带他一起回狐族来,远离爱伦伊斯,远离战乱纷争……从今往后再不分开。

兽人族对于混血子嗣零容忍,这是天下各族都知晓的道理。而对于狐家的黎小若和黎小果,或许是出于“恶魔族月神大人的义女”身份的庇护,又或许是出于唤灵天赋能力的诱惑,五脉族长皆不约而同装聋作哑,以纯血贵族为首的其他族人或多或少有所不满,却也不敢明言。

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。

狼族部落发现混血子嗣的消息传到花云峰时,千翎正跟珑牙打闹着,两人同时愣住了,面面相觑。

尽管兽人族严禁跨种族通婚,但偷尝禁果或是意外情况的发生仍旧屡见不鲜,因此偶尔在族中发现一些躲藏起来的混血子嗣并非什么大,一般情况下直接驱逐便是。

但近来黎小果黎小若身为混血滞留狐族的事宜,引起了部分纯血族人的不满情绪,特别是狼族人生性暴戾易怒,这个节骨眼上被逮到的混血族人,更是成了众矢之的,沦为众人泄愤的对象,不少狼族人甚至扬言要当场“撕碎”他!

一直以来与兽人族混血人们的相处,千翎不知不觉已将自己视作他们中的一份子。因此听到这消息她心里当即一“咯噔”,没多想就朝事发地点跑去,还是珑牙一把捞起她膜翼一展两人便跟阵风似的跃下了山崖。

事发点位于狼族边缘地区的一处小山村。

飞行的灵活迅捷大大节约了时间,两人赶到时,炊烟袅袅的小村落中已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。

当地的狼族人、闻讯赶来的狐族猫族什么族的人都有,熙熙攘攘挤满了街道,少部分愤怒的怜悯的,大部分冷眼旁观坐等看戏的。

一名衣衫凌乱的中年狼族男子瘫倒在泥地中心,正被几名狼族壮汉厮打围殴,身上衣衫被撕碎成条,露出一身触目惊心的血痕淤青,伤口正源源不断冒着血。

男子浑身血迹好几次踉踉跄跄想爬起来,左腿似乎残疾一瘸一拐,很快又被人一脚踹翻在地,拖回去继续殴打!

珑牙双翼轻巧一收,两人平稳降落在土泥街道边的房檐上,看着人群中心的场景同时愣住了。

千翎蹲下身抓着房檐朝下一翻,脚刚着地就朝人群里冲!

“住、住手!”好不容易挤进人群,她像条泥鳅千辛万苦钻到了人群前方,扒开两边的人憋红了脸就是一声大吼。

这一嗓子倒是真挺管用,所有人当即就朝她看过来——

包括街道中心那几名正殴打着的狼族壮汉,以及地上那奄奄一息的狼族男子。

珑牙还在屋檐上,也被她这一声大吼吓了一跳,缓缓扶额。

咕咚……

喉咙里不自觉缓缓咽了口口水。

一着急一上火喊出来,所有视线扫过来的瞬间千翎便有些后悔了,顿了顿又硬着头皮走上前,对上那几名壮汉的眼睛:

“你们……凭什么打人?”

那几名壮汉看着眼前这小小个的外族女孩愣了愣,似乎有些诧异她敢来出头。

“我们狼族处理一个混血杂种,还轮不到外人插手!”其中一名高大壮汉冷冷上前一步,捏了捏拳头,“小姑娘,你要是不想被误伤,或者被溅一身血,就最好趁早滚远点!”

震耳欲聋的声音夹带着犬类的腥臭口气迎面而来,千翎一个激灵差点没熏厥过去,摇晃了两下退后一步拉开距离,想捂住鼻子又觉得不太好于是讪讪放下手来。

重庆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
胶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贵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
河南著名白癜风医院
邢台白斑病十佳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