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温州炒房团变弃房团将1万套房丢给了银行

2019-12-08 01:17:3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温州炒房团变弃房团 将1万套房丢给了银行

温州人曾以四处炒房闻名,现在,忽冷忽热的政策让他们心惊胆颤。在经历了四万亿宽松狂潮和接踵而至的楼市限购政策以后,连续下跌23个月的房价,让愈来愈多的温州人将房产丢给了银行或法院。温州人,正在他们的故乡陷入一场严重的楼市危机。2013年8月中旬,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的全国70个大中城市的房价,69个城市都在同比上涨,唯有温州,仍在下落。至此,温州已经连续23个月同比下落

。更触目惊心的是,越来越多的房东放弃了正在银行做按揭或者抵押给银行的住宅、经营性房产。一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业内人士从多位银行亲友处核实的信息是,这个数字已超过了1万套,如果依照每套100平方米来计算,100万平方米的量已超过了2012年温州全年新盘供应量

。截至目前,温州的央行系统尚没法提供准确的官方数据。许多被作为资产处置的房屋,进入法院系统,但法院也未能提供统计数据。但可以佐证的是,温州产权交易拍卖行2013年上半年完成的拍卖金额相比去年和前年都是接近一倍的增长。 其中绝大多数拍的是房产。 该拍卖行拍卖总监告知南方周末

。 本源还是过去两年整个温州经济出了问题。 央行温州中心支行一位负责人指出,单纯因为房价下跌继续供房不划算而放弃房产不再供按揭的,仍然只是个别现象,银行系统跟房产相干的不良资产主要还是来自抵押贷款。2011年9月, 眼镜大王 胡福林跑路事件拉开了温州这场经济危机的序幕,民间借贷链条迅速断裂,愈来愈多的温州商人被追债,以致跑路、自杀。如今,这场危机正在蔓延到金融系统。 2011年到2012年上半年是企业感觉最难的时候,2012年下半年至今银行系统也难过了。由于常常是在危机爆发1年后,才开始进入大规模的资产处置阶段,而房产,永久是资产处置的重点。 前述央行温州中心支行负责人解释。温州人无比热衷的房产,在这场史无前例危机的酝酿、爆发、深入之中,始终扮演着一个先锋队的角色,将温州经济拖入一个更深的泥潭,本身亦深陷其中。而如今,曾支撑温州房价暴涨的各种因素都产生了逆转,如果温州楼市走不出泥潭,温州经济能否一力回转?被腰斩的豪宅2009年底,刘闻以每平方米4万元的价格,买下 鹿城广场 一套350平方米的房子,1年后就涨到了每平方米7.5万元,升值了1000万元。但没想到,再过一年后,过山车一般回到了原点,一场空欢喜。 鹿城广场 是温州近年来最具标志意义的豪宅,由全国性房地产商绿城团体开发,拿地时是地王,开盘后是楼王。从峰值拦腰斩断的豪宅名单还可以列出一长串,温州本土最大开发商中梁地产的香堤半岛每平米是从5万元降到了如今的2.8万元;中低端商品房也比最高峰时下跌了百分之三四十。不仅是购房者,连开发商也走了眼。王大山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在2010年拍下新城和老城交界处一个地块打算开发豪宅时,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重债缠身。2.8万元的楼面地价,王大山当时预计能开到5万元,最差4万元起。因为地处鹿城区这一温州传统老城区,该区域的新盘非常稀缺,最贵的豪宅 鹿城广场 的二手房时价当时已逼近了8万元。新盘稀缺也是温州近年来房价飙升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泰和营销机构总经理林育告知南方周末,2011年之前,温州每一年的土地放量平均只有二百多亩,仅仅相当于北京一个中等以上小区的大小。王大山的个人财富是在房地产行业做了5年积累的,部份土地款是跟另外五个朋友合伙凑齐的。这些合伙人,有做服装的,也有做不锈钢的,来自各个行业。王大山浸淫房地产业的那5年中,温州市区商品房销售均价从每平方米8000元一路上涨到3万元,部分楼盘价格甚至超过北、上、广等特大城市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