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系统的超级宗门420报仇

2020-01-25 04:59:3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系统的超级宗门 420、报仇

“小姐,我也不知道紫然大师是为何。”

黑鱼心中虽是这么说,可是却是在不停地浮想联翩着。

他们百念家,本在天地湖的地位便是一方群雄,且不是悬色湖这种四星势力可以媲美的,百念香的地位自然很高。抛开其他关系不说,就百念二字,在悬色湖便足以让那些个镇岳境以礼相待,奉为座上宾。更别说加上紫然的关系了。

所以,经常有镇岳境来找紫然大师都被自家小姐骂。

因为紫然,作为天地湖108湖中,仅有的五位三星漩涡神匠之一。

她的地位,足矣媲美他们百念家族长的位置。

甚至会更高。

可她却对那温宗主如此亲和。

仿佛是多年老友一般。

“难道……那温宗主拥有能治好紫然大师手疾的办法?”黑鱼心中猛地跳出来一个念头,并把它组成语言说了出来。

“真的?”

“小姐,除此之外,我是想不出其他的可能。”

“就这些东西?不会是骗我师父的吧。”

“不会,如果是骗,他就走不出去了。没人会傻到以为漩涡神匠身边没有强者。”

“啊……越听越迷糊。”眼看着海龙山在即,她也懒得去想这么多了。

只是,如果真如黑鱼所说。

那师父就会要有重新制作漩涡图的能力了。

想到这,她立刻催促起黑鱼来。

当回到岛上往小屋而去时,就听得林中传来了一个呜呜的声音,似乎是哀嚎。

出于好奇,百念香选择转入林间小径中,循着声音的方向而去——因为那声音,似乎是小望的——就是那凿齿。

“呜呜~”

声音渐近了,百念香赶忙拨开了当着视线的树枝。

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傻眼了。

凿齿竟然趴在地上,狼牙棒丢在了几丈外的地上,一副吃了败仗的样子。而让它趴在地上的原因是那一条黄狗。

对!

就是跟着那个温宗主来的黄狗——一条连妖都不是的狗!

“哈哈!”

忽而,林外传来了呼喊声。

百念香记得,这个声音就是那个叫林可无的。

当黄狗听到这个声音后,瞥了她一眼,然后冲着凿齿吠了一声,然后踏着轻快的步伐走了。

百念香看着这一幕,有些惊讶得说不出话了。

师父和说过,小望是很特殊的血脉,打不过神玄中境、或者上境的人族或者妖物,可一定不会屈服。

可现在,它竟然趴在地上哀嚎。

岂不是说,血脉压制很强烈?

原来,那条东西是在装狗!

明明是大妖。

“小望,你没事吧。”百念香收起思绪,赶忙跑了过去扶起凿齿,看向树林之外,“你们……真过分!”

……

林外。

罗觅摸了摸赶山犬的头,“哈哈,你别乱跑,这可不是云岚山。”

“走了。宗主和紫然大师现在都在岛的那一面,我们去那里溜达吧。”

林可无说着,迈步朝着大道走去。

当几人来到岛的另一边时,温平正坐在阁楼的长廊边,熟悉着地狱火的控温。

毕竟这不是不朽宗的厨房,火焰没有自动调节功能。他喜欢用刑罚之火焚毁东西,可没有用它做过灵膳。

所以控温得练练。

“汪汪。”

听得耳畔赶山犬的叫声,温平楞了一下,收起了火焰。

“那凿齿挑衅你?”

“你把它给打了……还被看到了。”

听到这个,温平有些无奈。

打就打呗。

挑衅哈哈,被打也活该。

只是被看到了,这就有点尴尬了呀。

毕竟这不是别人的家。

“喏。”

正说着,就听得脚步声传来,百念香从台阶那直接把一个袋子朝着温平丢来。

温平抬手间接住,刚想开口说话,就听得百念香开口了,“这是你要的东西……下次,这种几枚白晶的东西自己买。”

“这是你师父说的。我是想自己去买的……”温平笑着应声。

“我……”

百念香语塞。

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“那我不管……下次别让我去。对了……你是不是真的能帮我师父?”百念香的声音忽然放缓了,变得轻柔很多。

这个变化,让温平为之一愣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到时候治不好。”

“啊香,不要胡说。”这时,阁楼之上的紫然走了下来,轻瞪了百念香一眼,目光落在了温平手中的布袋上。

温平则顺势打开瞧了几眼。

“温宗主,都买对了吗?”

“对了。”

“分量很足,到时候大家可以一起吃。我先去忙了。”

说罢,温平就朝着厨房走去。

“一起吃?”紫然楞了一下,没明白温平是什么意思,不过见温平迈步走,她赶忙轻声应道,“那麻烦温宗主了。”

在温平前脚赶走,百念香忽然一拍脑门,想起了她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。

“师父……那条狗把小望给打了。”

紫然愣了一下,

“什么狗?”

“就那条黄狗。”

“哦。”

紫然应声后便跟在温平身后走了,显然她根本就没关注什么狗、小望的事情。

“师父……”看着师父远走的背影,百念香有些哭笑不得,而后忽然一扭头,出了楼阁。

她这一走,自然是寻林可无他们去了——她要帮小望报仇。

既然师父没心思管,那她去!

几个炼体境,外加一个通玄下境,她足矣!

当找到林可无几人时,一行人正站在一个圆石上,眺望着碧波荡漾的湖面,手里头已经是握着佩剑了。

百念香一走至近前,立刻掏出玉手直指林可无。

“你,出来,单挑!”

“干嘛?”林可无虽然是应声了,可剑鞘中的剑却直接飞了出去。

剑化白芒。

直接扎入水中。

直接沿着湖面“切开”了一个百米长的口子,而后扶摇直上,冲向天空。

“我……”

百念香看到这一幕,愣在当场。

“这是什么剑法?”

本来想开脉门的动作戛然而止,目光完全凝固在了那个飞着的剑上。

飞剑往上走。

她的目光跟着往上走。

看着它飞过头顶时,一种危机感扑面而来——这是作为修炼者一种天生的直觉。

“不是……是你!你,出来单挑!”

百念香赶忙把手换了一个方向,指着罗觅。

这个林可无很棘手!

待会再打!

先教训一下这个炼体境的。

赞皇县医院预约挂号
鞍山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
贵阳癫痫病哪里看的好
河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雅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