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我国最大钢铁基地300家钢厂多数濒临倒闭

2019-10-08 21:18:1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看上去现在河北钢铁集团是全国最大的钢铁集团,实际上内部钢铁企业整合重组的效果并不明显。 从北京站出发,一个半小时之后,火车停靠在唐山北站。从唐山北站到位于唐山市建设路的唐钢大楼还有半个多小时车程。 这一路,沿途都是钢厂。鑫航钢铁、荣泰钢铁、盛达H型钢厂等等。然而这里却没有丝毫开工的景象,工厂里看不到喷出滚滚浓烟的烟囱,沿路都没有看到运钢材或者原料的大货车,甚至连找到一个问路的人都很难。 “唐钢周围300家钢厂全部倒闭。”唐钢一位人士这样对记者说。 唐山及其周边地区可谓全中国最大的钢铁产业基地,紧挨曹妃甸、秦皇岛大型港口,刚刚整合成的河北钢铁集团总产能将达3175万吨,居全国之首。首钢的正常年产量为800万吨。而周边,钢铁生态链上的中小企业星罗棋布。 现如今,所有这些企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寒冬。 “唐钢没停产,工资还在发” 站在唐钢老厂区西门,该唐钢人士对记者介绍说:“你看看这里,前几个月在这里排队等着拉货的大货车都挤满了,现在几乎都看不到了。”他正说着,从西门出来一辆货车,上面装载了几只热轧钢圈,而此后再无车跟进去拉货。 “我知道有些钢厂都扣钱了,我们的工资还能照发,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工资本来就是钢厂里最低的。我们没有停的生产线,现在就是减产。只能熬着。” 此前,唐钢三季报的成绩单还算好看,3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67.35亿元,同比增长54.9%;营业总成本159.37亿元,同比增长58.9%;净利润5.58亿元,同比增长1.45%。平均下来,每个月能实现净利润1.86亿元。 “三季度正好遇上要开奥运会,那个时候测吹往北京方向的污染源,唐钢这边最多,为了服务奥运,本来是要让我们停掉一部分的,但是唐钢这么大的钢厂停产影响太大了,后来改成白天停产,晚上生产。尽管这样对产量还是有一些影响的,而此后没想到又遇上这场危机,所以从8月份一直垮到现在,产量都上不来,也不能上来。”该人士说。 但是,该人士介绍,与其他亏损的钢厂相比,唐钢现在还是处于盈利的状态,上个月唐钢的“账面”利润有1000多万。该人士称:“没有亏损已经很好了,现在就只能熬着。旁边的津西钢铁,亏了十几个亿。” 从三季度的月均净利润接近2个亿,到四季度月利润1000多万。唐山一位铁矿企业老总对记者说:“那么大个钢铁厂,一个月才1000多万利润,听上去好笑。但是这些厂是国有的还好点,民营钢厂基本没有活下来的。” 上述唐钢人士认为,唐钢好于其他钢铁厂的原因在于唐钢自己的矿源比较多,因此库存压力相对于那些依赖外矿的企业要小得多。 亏损12月集中体现 除唐钢之外,同属河北钢铁集团的邯郸钢铁也在过冬,邯郸钢铁三季报显示,公司三季度净利润为2.67亿元,同比增长72.95%,但环比增长却为-0.68%。邯郸钢铁董事会秘书陈占军说:“邯郸钢铁也减产,公司四季度业绩不乐观,有可能会出现亏损。” 而记者在唐山也遇到一位津西钢铁人士,他对记者说,津西钢铁的确亏了有十几个亿,但是12月份还会亏损。 “亏了有十三四个亿,现在计划是亏损在12月份一次全部体现出来,然后等到明年再看。现在这种状况,很无奈,其他中型钢厂也差不多情况,能挺住就不容易。” 虽然该人士认为,只能将希望放在明年,但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罗冰生近期说,钢铁企业普遍反映今年第四季度出口订单下降50%左右,明年一季度钢铁产品出口订单也大幅度减少,下一步中国钢铁产品出口将会进一步下降。 与津西钢铁之类似的还有宣钢、承钢、舞钢等,这几家都属于河北钢铁集团旗下的钢厂,河北钢铁集团主要由唐钢集团和邯钢集团联合组建,旗下拥有唐钢、邯钢、宣钢、承钢、舞钢、衡板、财达证券、国贸、矿业、京唐等10个子公司。 而河北钢铁集团对旗下矿业公司也进行了整合,新成立的河北钢铁集团矿业有限公司在9月底10月初成立,由原唐钢集团和邯钢集团所属矿山整合而成,拥有1个直属矿山为唐钢和邯钢提供原材料。 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:“看上去现在河北钢铁集团是全国最大的钢铁集团,实际上,河北钢铁集团内部钢铁企业整合、重组的效果并不明显。现在唐钢、邯钢、宣钢等等这些都属于河北钢铁集团的子公司,子公司做决策的、做工作的都是原来那些人;而且子公司所做的决策,母公司一般不进行干预或者布局,所以跟以前一样,从业务上看基本没有变化。” 首钢曹妃甸点火就亏几个亿 该人士还向记者证实了首钢曹妃甸项目推迟的主要原因。 “只要曹妃甸点火,到年底前就要亏掉几个亿,点火就要亏,怎么还能点。当时首钢曹妃甸点火的邀请函都发到各个厂了,没有办法,当时确实点了,不过点的是一个不重要的小炉子,其他的都没有点火。” 原计划首钢曹妃甸1000万吨的项目10月18日正式投产,但首钢认为如果在这个时候投产,将会加大亏损;同时由于增加供应量,有可能导致钢材价格的进一步下跌。 而首钢集团董事长朱继民近日的表态似乎也印证了这点。在日前召开的“首钢创新创优创业经验交流会”上,朱继民下令,要尽快拿出对策应对“冬天”的来到,“降价促销、减产过冬将成为常态。” 朱继民说:“入冬了,就像蛇,如果不蜷曲着过冬,还要显示能耐四处游走,就预示着死亡。”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统计显示,今年1至9月份,钢铁行业亏损额达11.54亿元,是去年同期的18.06倍。截至10月份,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的亏损面可能超过60%。

如何到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
成都恒博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
谁知道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好不好
成都恒博医院咨询
有人在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治好吗
分享到: